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原木屋

做真实的自己吧!

 
 
 

日志

 
 

难忘那滴泪  

2009-04-26 22:46:29|  分类: 亲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同事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小伙子驾着车在国道上行驶。忽然觉得浑身麻木,手脚无力。他觉得自己发病了。因为,小伙子有高血压病史。

    小伙子在神志清醒的时候,用力停稳了车。

    这时候,家人正好打来了电话。   

    他接了。在语言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他向媳妇通报了自己的病情。

    后来,家人赶来了。小伙子已经昏迷不醒了。

    县医院诊断为脑干出血。没有生还的希望。

    医院的诊断很决绝,没有一丝回还的余地。家里人相信。但家人还是有碰运气的想法。于是,小伙子被家人又送到了市医院。

    诊断和县医院一样。结论是一模一样的,是叫人肝肠寸断的那种。

    亲戚说,是回家等死,还是继续做侥幸的治疗,还是征求一下小伙子自己的意见吧!   

   小伙子一直昏迷不醒。

   亲戚对小伙子说,你这病治好的希望不大。回家,就眨一下眼睛,继续治疗,就摇头。

   小伙子竭尽全力眨了一下眼睛。之后,眼睛里流出一颗颗泪珠。    

   他听懂了人们的问话。

   这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意见征求了。

   小伙子是农民,他知道,继续治疗意味着给妻子和读书的孩子欠下巨额债务。   在弥留之际,他选择了回家。

回家的含义,活着的人懂,他也懂。

   这是一种叫人痛彻心扉的选择。

   小伙子是我的同事的妻弟。今年45岁。

   家人准备明天让小伙子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