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原木屋

做真实的自己吧!

 
 
 

日志

 
 

品尝过去  

2009-05-24 07:45:18|  分类: 季节偶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末夏初,天气转暖,野地里野菜多起来。

    小城的热闹繁华处,就有了三三两两的农村老太太、农村中年妇女卖野菜。

    先上市的是叶片肥大的蒲公英,然后是微启红唇身体白嫩修长的苦苦菜。野菜被洗得清清爽爽,叶青茎白,水灵灵的,挺诱人。上下班的机关干部、赋闲在家的老人时不时光顾这些临时小摊点。

    野菜是早就用塑料袋分装好了的,一袋一元或者两元,很便宜。想买,一手钱一手货,无须多说什么。

绝对的绿色食品,几近白送的价格,过了这几日今年再也无缘品尝的时令,立时吸引了东来西往的行人。人们来去匆匆,一会儿功夫,卖野菜的老太太、中年妇女就不见了。

    她们的野菜很快买完了。想吃野菜的人,第二天在老地方准能等到卖野菜的出现。

    其实,买野菜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

    在他们的心里,野菜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种放心食用的蔬菜,一种崭新的消费理念,更多的是对过去的回味,是对某一个缺吃少穿岁月的回眸。

    野菜,是人们心底里一根燃烧着情感烈火的线头,一头连着过去,一头连着现在。

    野菜上市的时候,人们心里隐藏的某种记忆苏醒了,人们迫切希望顺着某种暖暖的感觉,走回过去。过去,在每个人的心中都隐藏着厚厚的积淀。

    野菜,成了走回过去的一座桥梁。品尝着略带微苦的野菜,过去的时光在记忆里纷纷再现。

    那山,那人,那景。

    那风,那雨,那情。

    吃糠咽菜的岁月里,艰苦,仅仅是一枚打在时光躯体上的标签。经历了收敛个人欲望的岁月,人们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快乐。快乐与物质的多寡无关,快乐是一种少了欲望从而轻装前进的快感,是面对浩渺星空无拘无束的遐思,是过滤了私心杂念的梦境。

    儿时放学后,冬天背起编筐拾粪,春夏季节挖野菜,铲猪草,秋天最好,跟在生产队的胶轮大车后面拾麦穗捡豆粒。收获好的时候,往往把现拾的麦穗捶下来,寻着吆喝声换西瓜吃。那是我们儿时的节日呀,欢天喜地,不可遏止的快乐充溢着天地之间。

    现在,面对家里放了好长时间无人问津的水果,我感到一种深深的遗憾。昔日的激情和快乐到哪儿去了?

    儿时的每个下午放学回家,活儿早就被母亲安排好了。挖野菜有时也是一种负担,如果贪玩,挖不到野菜,全家人的碗里就一种单调的白颜色。家里人即使不说什么,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这样的次数多了,免不了受母亲的唠叨。

    母亲做的黄花子(蒲公英)揪面片、苦苦菜畛子饭,现在想来苦苦的清香犹在。

    如今,野菜又上市了,母亲却去了另一个世界。

    前天,学生送我一些野菜。吃着野菜苦苦的味道,心里不觉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很早以前母亲做的野菜面片和野菜畛子饭。

    那一刻,心里顿觉苦苦的,怎么也找不到过去吃野菜的感觉。

   小小的野菜,牵动着我失去至亲的苦痛,蕴含着我对过去时光的留恋。那里,有我和我的亲人的故事,有我们难以割舍的深深的情愫。

   春天的野菜,每一片叶子都满溢着浓浓的情。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