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原木屋

做真实的自己吧!

 
 
 

日志

 
 

生活的细节  

2010-12-19 15:23:14|  分类: 亲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冬天,农村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就多起来。妻子说,岳母要进坟了!我们得回去,郑重其事的请她老人家进入祖先的老坟园。我说,这是应该的。

         这几天的天气实在太冷,太冷的日子做这样的事情,更加有事情的本身的韵味了。我们乘车时,天气是冷的,我为此特意在保暖内衣上加了一件羊毛衫,羊毛衫之上还有一件棉衣。就是这样的“全副武装”,在寒风凛冽的日子,还很难体会到温暖。身体的裸露部分还是被西北风吹得刺骨的寒冷。眯着眼看看红而没有一丝热气的太阳,品味严冬的独特韵味。

        我们去时,妻子的娘家已经热热闹闹了。院子里摆着几桌酒席,当家户族,左方右邻,亲戚友朋已经在那里正襟危坐。可见,给岳母迁坟的仪式已经开始了。我们来的有一点迟了。不过,好在妻子前几天已经过来帮她大嫂干过几天活,今天即使迟一点也还说得过去。

       好几个亲戚是这几年没有多见过面的,见了面自然亲热得很。院子里挺冷,我们走进了老堂屋。这是一座四梁八柱的老屋,按照过去的样式原样建造。妻子的大哥大约有一种怀念已去世的父亲的意思吧!因为,这幢老屋的所有木料,都是老岳父在文革结束后,多方奔走,督促政府给自己平反、落实政策的结果。这件事在当时是被乡邻们炒得沸沸扬扬的,老岳父的才华与气节可见一斑。

       老岳父是个有才华、有见地的人。很受小山村里人们的敬重。可惜,1983年,岳父不幸病逝。在妻子他们八个子女来说,这是天塌地陷的事情。那时,妻子还是一个不谙世故的小姑娘。那时,她还只有一个十几岁,处在只知道哭的年龄段上。对于她父亲的病逝,我不知道当时她的心境,但她的沉默寡言、她在困难面前的超乎寻常的坚强,我觉得于此有关。他们在她爷爷和岳母的携持下,一天天在艰难的日子里长大。这个过程真的很不容易。妻子常常提起那段往事,一旦提起来就唏嘘不已。那是一段极其伤感的岁月。

        岳母病逝时,我正是暑假里。那是秋收的季节,我们正在自己的责任田里进行紧张的秋收。送信人走了,妻子傻了,流泪了。流着泪默默地蒸供养,和我准备祭祀岳母的各样的事物。岳母逝世的时候,妻子的大嫂先于岳母前两天生产了。是个男孩,是这个家庭梦寐以求的一个生育结果。岳母病逝时,这个大院里还飘逸着生的男孩的喜庆气氛。

       新生与死亡在这个特殊的时空里相遇,喜庆与悲伤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上演,我们真的说不清自己应该是喜是悲,但心里还是为岳母的病逝更加伤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岳母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在有了孙子的喜气洋洋里含笑而去的。

       乡规是不能破的。媳妇刚刚生产,岳母就不能进入祖坟。乡规把岳母和岳父合葬的愿望击得粉碎。当时,就照乡规做了,我们把岳母葬在祖坟的旁边。在那里,岳母的新坟头与岳父长满了凄凄荒草的坟头遥遥相对。

       生离死别是撕心裂肺的,但像岳父母那样生离死也离的情形还是叫人有些于心不忍。乡规成了不能叫岳母和岳父合葬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今天,长大成人的子女们终于说服了乡邻们,决定在二十年后,让岳母和岳父合葬。这是子女的夙愿,也是岳父岳母的夙愿吧!二十年前的愿望,今天就要实现了,因此,院子里洋溢着一股喜庆的气氛。

        所有的人都喜气洋洋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岳母的坟头上早已经长满了荒草。因为天冷,当家户族已经在坟头上煨了麦草,岳父的坟头也是。坟园里烟雾缭绕,破天仪式上烧上的油食果品被烧焦的味道充溢期间。

        小伙子开始干活。干活的人分成两拨,一拨是负责把岳母埋进土里二十年的棺木挖出来,有专门请来的人把岳母的尸骸一件件拾出来,放在油漆一新的新馆木里;另一拨人,负责把岳父的坟头掘开一半,好让岳母的棺木顺利的放进去,和岳父合葬。

        工作干得挺顺利。为了酬谢乡邻们,妻子的大哥给坟园里干活的乡邻们送来了几箱白酒。干活的在干活,没事干的人就喝酒取乐。不知怎么,我是女婿,被绕进去了。就和妻的当家户族喝酒。喝着就醉了。

        醉了的我,为铭记在心的一件小事哭得一塌糊涂——岳母去世那年,在市医院住院。我那时在家乡做民办教师,薪酬极低。我到市医院时,岳母很高兴。那天,岳母的气色很好。她塞给我十元钱,让我去医院外面吃饭。还把别人看她时捎去的奶粉,硬塞了一袋 ,让我带回去喂我的儿子。

       我心里很不好受,为自己的艰难处境,更为岳母在即将离开人世时的善良和关切。

       这样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我的眼泪可能流的不合时宜,但我在酒醒时分,一遍遍反思,觉得自己能记得二十年前的那件小事,至少说明,自己的感情还是没有被时光风干,也没有被世俗之分吹得烟消云散。

        好了,很庆幸,自己做人的良知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