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原木屋

做真实的自己吧!

 
 
 

日志

 
 

高考那天,我明白了什么叫坚守  

2012-06-09 14:2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经常把坚守这个词随意的使用,什么坚守工作岗位呀,坚守职业操守啊,总觉得这个词不过就是在表达一个人工作的态度而已。但这次南丰之行,我对这个词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高考那天,按照教体局的安排,我带一个小组到南丰学区的两所小学去做教学教学工作检查。说是两所小学,其实是一所学校,还有这所学校的一个教学点,叫展尹教学点。根据王校长的介绍,这个教学点所在的村子,居民大多姓展和姓尹。山区的许多村子取名都沿用这个习惯。从名字就能判断出居民的姓氏等。

       这里是祁连山北麓的山区,在车上就可以看见皑皑雪山,微开的窗子里挤进寒凉的风。同行的几个女同志直嚷嚷天冷。上午在那所中心小学。这所学校有教学楼,硬件设施很好,教学上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午饭后去展尹教学点。我请王校长给我们带路,实际的意思是想和刚刚熟悉了的这位年富力强的同行聊聊天。王校长答应了,我们乘坐教体局派的车,王校长则开自己的车子。

       从教学楼上能看见展尹村,绿色掩映中的那个村庄就是。据我们的驾驶员介绍,能看见,但要到那儿 ,却需要绕一大弯子。因为这两个村子隔着一道干涸了的河。说是河,也只有在雨季才能看见河水流下来。七弯八绕,两辆车子在山间蜿蜒缓慢前行。进了村子,道路泥泞。拐过一个弯,驾驶员凭着自己的曾经来过这里的记忆,把我们带到了教学点。

       车子停稳后,我们走下车来感到了一种荒凉与颓废。这哪是学校?就是两排荒废了房舍。教学点就设在这些破破烂烂的房舍的两间房子里。10个学生,分两个年级授课。里间是一年级,有六个学生,外间是二年级,有4个学生。我们进去时,学生正在写生字,朴实的孩子看见生人很拘束。回答我们的问话时声音显得低低的,但不缺乏礼貌。

     我感觉到屋子里光线昏暗,其实,在院子里,阳光正明媚。

     一个朴实的中年人过来和我们握手。想必他就是这个教学点的老师了。王校长介绍老师姓尹。尹老师显得很拘谨,和他的学生一样。

     就在外间,学生的课桌旁边,放着一张办公桌,上面码放着一摞摞的作业本。王校长介绍说,尹老师平日就在这里办公。

      两间房,安置两个年级学生学习,还兼老师办公,房子的空间小的可怜了。看看地下,铺着斑斑驳驳的红砖,被潮湿的地表腐蚀坏了,既不平坦,又不美观。

      看着眼前的情景,我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五六十年代,那时的教育状况可能就是这样——虽然,我没有机会在那样的年代里生活。我的心在一刻被刺痛了。

       学生正在静静的写字,我和同事们听了尹老师一对一辅导似的课堂教学。尹老师的教学谈不上什么授课技巧,就是为学生现场解惑。这样的教学其实和古代的私塾教育差不多。一对一的辅导,是我国古代教育的基本形式。

      听完了课,我的几个同事翻看尹老师的教案和作业批改。学生的所有作业都被尹老师批阅得认真而有板有眼。

       老师很认真。

       老师尽力了。

      王校长介绍说,尹老师所教学生的语文数学两门课的教学成绩很高,总在所在的乡镇评比中名列前茅。或许,在外行看来,这样的分数代表了学校的全部,是一个老师职责的必然结果 。然而,看看杂草丛生的没有围墙的校园,感受了无生气的教学气氛。我们的心在下沉。

       询问音体美及其他教学,显然,这和我们的判断是相吻合的。一名老师,开不了那么多课程,一个老师也不可能样样精通,成为“全科教师”。况且,一名老师要带好两个年级四门主课,很不轻松。孩子们在这里只能接受教育主管部门要统一考试的科目,至于学生成长中必不可少的音体美课程和童年时代引以为豪的各类活动,在这里,是空白。我们在心里无意责怪老师,只是为孩子们童年的缺失而无语。

       下课了,孩子们在院子子玩耍,声音低低的,就像刚才回答我们的问话。院子里很泥泞,孩子们玩的空间很少,活动的方式也少。孩子们玩过的地方,是一簇簇杂乱的沾起泥巴脚印。孩子们的玩耍也同样无奈。

        和尹老师攀谈了几句,才知道,尹老师是老民办教师了,年年考试,年年不能中榜,错过了考试转正的机会。今年还要考试,刚刚报了名,但心里还是没有一点点的自信。因为这次考试是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起考试,考上的机会太少。看老师的年龄,应该在45岁左右了。这样的年龄去参加转正考试,实在让老师为难的。

        问道家里的情况,尹老师说,有一个孩子,今天高考。我听了心里一阵愧疚。今天的教学检查,耽误了尹老师送自己的孩子进考场。哪怕是给孩子说几句鼓励的话,对孩子的考试也会有一点点的安慰——至少,让孩子知道,自己的高考有父母亲同在,心里踏实。看着尹老师忠厚朴实的、被山区的太阳晒得红彤彤的脸膛,对他在瞬间心生敬意。

         我们在许许多多的文字中都大谈职业操守,大谈坚守,看看眼前这个朴实的为小学教育干了近三十年的老师,在这里不声不响的工作着,才知道这个词语的分量。那一刻,我才理解了坚守的真正含义。孩子在父母心目中无疑都是最亲近最不舍得。

        然而,在举国上下的神经被高考牵动起来的日子,有这样一位父亲,在天老地荒的山里,在一幢破破烂烂的房舍里,带着10个学生,静静地做着他神圣的教书育人的工作。而他的孩子,此刻在高考的考场上奋力拼杀着。我在尽力地想象着这幅人间至美的画图,但我的感情被许多的情愫牵挂着,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个完美的构想。

       要告辞了,尹老师憨憨的站着和我们握手。我们祝他今年自己的考试能入围,孩子的高考能如愿。。尹老师搓着手,憨憨的笑着。

        我们走远了,但这个简陋的教学点却在我的心里清晰起来。孩子的淳朴,老师的忠诚,和那些灰色、不甚明艳的背景交织在一起,我感到了心的沉甸甸。为那些孩子,也为那个坚守在教学一线的尹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