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原木屋

做真实的自己吧!

 
 
 

日志

 
 

乡村春节  

2013-02-10 10:4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春节还是在乡村好。乡村的春节很有年的味道。天不亮,就得到长辈家去给长辈拜年,那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古典式拜年。老人们坐在热乎乎的炕头,穿着只有过年才穿的崭新的衣服,笑嘻嘻的。我们晚辈们在设有先祖牌位的桌子前按照辈分、年龄大小排列。拜年时,先是给先祖拜。晚辈中最年长者喊一个先祖 名字,叩三个头,依次进行。最后才是给坐在炕头的长辈拜年。长辈坐在炕头还礼,嘴里说着“好了!好了!快起来吧!”一边就吩咐自己子女给前来拜年人装烟倒茶,让座。拜年时,最高兴的是孩子们,因为,大年初一,再困难的家庭,也给孩子们准备了糖果瓜子之类的小吃食。大人们大方地给孩子们散发糖果,显得比平日里和蔼的多。我们辈份小,所有的同姓人家都去拜年。一圈儿走下来,我们 口袋里就装满了花花绿绿的各色水果摊。那时,即使是廉价的水果糖,在农村也难得见到。因此,初一那天,作为小孩子最兴奋了。一个正月里,心里都觉得甜蜜蜜的。一出正月,就老早盼着下一年的春节,盼着给长辈拜年,盼着吃到拜年时大人散发的水果糖。
        我们的拜年,从大年初一早晨天不亮,能一直延续到小晌午。街上是各个户族一群群的拜年的人群。我那时最担心拜年时和其他户族拜年的人群相遇。因为,我们辈分小,见谁都得弯腰作揖,鞠躬问好。那是年龄小,见人很怕羞。因此,见到一群黑压压的拜年的人群过来,心里竟然是惶恐的。尽量把头压得很低很低,以为这样就不会引起长辈们的注意了。现在想来,令人好笑。
       拜年以后,就是给户族里的老人端茶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普遍困难,人们过着半饥不饱的生活。初一早晨,家里会熬制一壶有糖水 的茶,里面卧着两个鸡蛋,然后,再给老人端一碟自己家炸的馓子和烤制的小圆饼。正月里的小圆饼做得很好看,上面不仅有各种各样的线条和图案,还给上面的图案着上色。不要说吃,就是看一眼,也很诱人。这个端茶水过程叫做“看老人”。是正月里一项极其重要的事情。有高龄老人的人家,初一早晨显得格外忙碌,也格外具有春节的喜庆氛围。我们那时,每年初一,母亲都会让大嫂去看族里的四奶奶、余奶和齐奶。她们都是户族里最年长者,那时,四叔和三叔还在世,大嫂得一家家地端着茶去看老人。有时,在人们拜年后,估计再也没有客人来家里了,母亲会亲自端着甜甜的茶水,去看族里的老人,一家家看过来,聊聊天,就到了太阳倒西了。这样的活动一直能持续一天。春节具有敬老意蕴,这个节日不仅仅是欢乐和喜庆,还兼具着敬老尊老,节日的内涵就丰富的多。
        这几年,城里的春节过得百无聊趣。总觉得没有乡村春节的厚实和真诚。有的人大年初一去拜年,也只是想着与自己利益相关领导和老板,以及利益相关下结成的那种叫做亲戚非亲情关系。至于户族里的老人,谁还能记得起来?有时想想,觉得这春节过得变味了,城里的春节失去了人性中最美好的东西,只是一个冷冰冰的流程。从大年三年到初一,人们只是蜷缩在在家里发短信,用那些满天飞的优美的辞藻,庆祝着孤单冷清的春节,打发着百无聊赖的节日时光。
        乡村里过年,往往还要搞点娱乐活动,或者唱大戏,或者闹秧歌,都是热热闹闹的活动。一大清早,村里的锣鼓响起来,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村委会大院里。当那些装扮得五花八门的闹秧歌的人们走上大街,乡村的春节才算是真正开始了。大人小孩都走上街头,人们一起穿着平日里不穿的新衣裳,一脸的喜气洋洋。看见相亲了,打躬作揖,女的则送上热情的问候。村里的春节,空气中流淌着喜庆,流淌着浓浓的亲情。秧歌闹到哪里,哪里就是一阵阵激烈的爆竹声,欢笑声。那个氛围,好诱人,真的是心灵向往的港湾。在乡村的日子,事业的不快,外界的纷扰远去了,剩下了亮闪闪 快乐。
       记得有一年春节,母亲在我们家。年三十晚上,母亲看着外面沉沉的夜色,显得焦躁不安。看完了央视直播的春晚,外面在放烟花。母亲隔着窗看着天幕上升起的朵朵烟花图案,才露出难得的笑意。
       我知道,那一刻,母亲是想家了,想起乡村 热闹的春节了。可能,在母亲的意识中,城里这种冷冷清清的日子,根本与春节不搭边。母亲是喜欢热闹的人,过不惯没有热情、远离亲情的日子。在老家的时候,母亲从初一开始,就在扳着指头算计哪家亲戚什么时候会来我们家。好像有心电感应似的,亲戚们真的就会按照母亲的算计如约而至。
        乡村亲戚实诚。在正月里,走亲戚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一年了,平日里难得见到的亲戚在春节里才能见面。正月里走亲戚,在亲戚家一住数日是常有的事情呢。我有一个姑父住在山里,他来我们家总是住好些日子,他来时赶着毛驴车。他天天和我们家里人说话,每天都能说话到深夜。姑父能断文识字,有时候,还让我们到村里识字的人家借来佛经宝卷,给我们念卷。什么《方四姐大闹山东》,什么《穆桂英挂帅》等等。寒冷的冬夜,姑父在油灯下手捧着宝卷,用洪亮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念着。我们——还有我们的邻居,坐在热炕头,有滋有味地听着。那时,我还是小孩子,只觉得好热闹,至于宝卷中的人和事情,早就模模糊糊了。但是,姑父亮开嗓子念卷的情景,我还是一直记着。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好久。某一年正月里,我跟着母亲去走亲戚。那是母亲的姐姐——我的姨母家,是一个叫苗家堡的地方。我记得和母亲在姨母家住了快半个月。姨母子女多,我们去时表哥都和姨母分家了,他们有自己的家庭;而表姐早就出嫁了,也在一个村子里。表哥和表姐轮流请我和母亲去他们的家里做客,一家一天。这样下来,就是一星期时间。期间,姨母的好几个本家子也亲我和母亲过去他们家,那份诚心着实叫人感动而难忘。那时,亲戚之间很热情,没有虚伪和做作。因此,坦诚的语言,总是能勾起相互说话的兴趣。那话,在正月里总是说不完。要走了,难分难舍,希冀着下一年来再见面寒暄。
        后来,环境不断地变化着,春节一年年过着。但是,年的气氛竟然一年年淡起来,犹如一杯不得不喝的白开水。也去看看亲戚,那几乎是例行公事。现在的春节,吃食很丰富,有的人家还会把亲戚请到酒店里,吃一顿大餐。杯盘觥筹,灯红酒绿,但是,怎么也找不回来过去困难的日子里那种亲情浓浓的春节的感觉。一切那么得体,人们总是很匆忙,说话时间电话的纷扰,应酬的无奈,都让你觉得多说话是一种奢侈。
        乡村春节去了,有一年春节来了。我还是从内心里希冀去乡村,去找寻我热闹、亲情无限的春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